科技搭台、消费唱戏新消费时代悄然来临

后疫情时代,产融结合将持续深化,产业间的并购、投资将迎来高潮,产业替代投资、疫情催生的新产业以及新的商业机会在此阶段得到发展。著名评论家沃勒斯坦教授曾说:“这是结束,这是开始”。通过此次疫情,我们发现,产业伙伴之间其实有更多的联系,企业要更加关注产业伙伴和价值伙伴的共生关系。

2020年8月19-20日,由融资中国主办,融中集团、融中母基金研究院、融中资本协办的“2020股权投资产业峰会”在上海隆重举行。投资机构、产业资本、家族办公室、地产基金、上市公司、独角兽企业、政府相关领导、行业专家等汇聚一堂,聚焦行业发展趋势、产业投资热点话题,共探新经济下的未来产业投资布局。

作为消费,这两年大家提的很频繁的一个词就是消费升级。我们也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点,哪怕是最普通的一个牙膏,最普通的调味品,我们也可以做到更好的满足消费者场景化的产品。

据通报,县财政局某工作人员工作方法简单粗暴,语气生硬,多名乡镇和县级机关财务人员也反映其在工作中存在脾气暴躁的现象,对财务工作不熟练的人员不耐心指导,有些问题可一次性解决,但她不明确告知,需反复多次才能办理妥当。2020年9月,该工作人员受到政务警告处分。

在“大消费专场”,盈科资本的合伙人任煜、云月产融创新董事长宋斌、达晨财智上海总经理汪璐、金鼎资本创始合伙人王亦颉、泰笛科技创始人兼CEO姚宗场、光大控股母基金董事总经理张琤、温氏股份副总裁兼温氏资本总裁赵亮,就当前中国市场大消费领域的情况和投资机会等展开了热烈讨论。

任煜:消费怎么和科技来结合?有请金鼎资本的王亦颉总。

以上三大生态领域就构成了达晨财智在整个消费领域投资的布局。

任煜:我介绍一下盈科资本,有三个特点。

汪璐:消费这个行业,说简单也简单,做难做也难做。简单在于,投消费无非就是投人的欲望,但是最难投也就是因为人的欲望最难去把握的,在满足和不满足之间反复的回弹是很难的。

第二个,在资金层面上,我们是一家以机构,尤其是金融机构资金为主的一家公司。机构的资金占到整个LP的基金90%以上。

赵亮:温氏股份是中国大型的农牧食品企业,主营猪肉、鸡肉、牛肉、蛋、奶等。

任煜:对我们所有的投资人来说我们需要的是企业家,尤其是像姚总这样的跨界企业家。有请光大控股的张总。

宋斌:云月是一家全球知名的以投资消费行业为主的并购基金。云月的产融创新,就是运用产业与金融结合的思维和创新管理的方法,挖掘企业的潜力,实现控股乃至有控制力的成功投资。我们主要关注的领域是大消费相关行业,细分领域包括时尚文化、品质生活以及数智化赋能等方面的内容。其所已投资的项目包括百年老品牌立丰食品,英氏婴童高档用品,中华老字号老恒和酿造,中国文化要素国际化的代表上海滩服饰,中国最大民营展览馆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等等,都在大家身边,与生活紧紧相连。

王亦颉:我认为,所有的投资机会都来自于变化。新消费在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不同的意义,这里面我们认为不变的东西,就是新的人群,新的需求,新的渠道。我们觉得很多的机会实际上是在这个过程中所诞生的。

我是2013年做的泰笛科技,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居家上门服务公司,我们目前最大的业务是洗衣,把数字化引入到服务行业,用数字化加服务上门这样的模式重构一个行业,我们今年买了两个不错的公司,我认为做成洗衣里边的头部企业才有意义。

在投资布局过程中,资本来源与投资区域的优化也很重要。云月已有二十年发展成功的历史,之前一直是带着全球的资本,投资于中国的消费产业,现在正在加大在中国落地力度,在上海、青岛、香港、杭州、北京全面布局,同步服务于本土资本和大消费行业的潜力企业。

怎么理解新消费?我觉得核心是跟科技结合,科技推动的消费是我们未来要把握的一个重点。

以下为演论坛内容精华,经融中财经整理:

任煜:大家好,我是来自盈科资本的任煜,今天我们有幸和知名投资机构的投资人,大消费领域上市公司的高管、大消费领域的龙头企业的创始人等一起探讨新的消费时代和消费趋势。首先,请各位嘉宾作自我介绍。

那么,什么样的机构能够成为未来的主力,做到做好这些股权投资呢?

接下来我们就进入到今天的主题上,我们问一下各位嘉宾,在大消费领域里,新的消费时代,您如何布局?看好未来的哪些方向?

张琤:消费领域是光大控股重点布局的一个行业,尤其现在后疫情时代,90后、00后成消费主力,我们觉得每个消费行业都值用新的视角来做一遍,我们也在这个领域里深耕细作。消费这个行业门槛不算高,但实际上隐性门槛非常高,消费领域难做,当然投得好,收益也很丰厚。

我们今年收获较多,截至6月30日,我们有9家公司登陆了资本市场。

新消费时代,哪些细分领域值得关注?

姚宗场:我是做实业的。我对消费领域很熟悉,我是学油画的,早期专业干广告创意,后来觉得天花板太低了,赚不了太多钱,所以开始做消费领域。

汪璐:达晨是本土最早的一批市场化运营的投资机构,今年到了加冠之年,我们投了500多家公司,有100多家通过IPO退出,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400亿。重点关注的领域是消费、医疗、新一代信息技术、智能制造和军工。

温氏投资从2010年起步,重点以PE投资为主。我们投资了近60家企业,已经有15家上市了。另外还有温氏产投,它主要围绕从农场到餐桌的产业链去进行并购和投资,其中并购主要是以并购基金的方式来进行投资布局的。同时在香港设有一个温氏国际投资平台,是我们的美元基金;我们还有一个私募证券管理人平台——同茂富民。整个温氏资本以这四个投资管理平台为依托。

宋斌:我认为在新常态下,中国未来三五年,大消费行业投资的重点有如下几个大的方向。

我以零食行业为例来分享我的思考。我们是来伊份的资本战略顾问,对零食行业有一点点研究。零食行业里,恰恰诞生在单品的年代,解决的是像瓜子这样的农副产品如何工业化、标准化,以解决食品健康和质量安全的问题,那个时候实际上消费者的需求还停留在比较基础的安全需求,食品安全需求的层次上。

最后一块精神消费的投资,我们投资了游戏、文化教育,如芒果超煤、中南传媒等。

第二,新一轮消费升级。首先是面向农村市场主体的体量性的升级,第二个是以时尚奢饰品为代表的消费产品与服务体验上的品质升级。

达晨的投法可能是生态布局的投法,我们就是投吃喝玩乐游购娱,阶段就是生老病死。

第一,我们是混合所有制的企业,我们的股权结构里面除了有团队之外,我们有金融机构和大型的国企。

我们在去年和今年收获了很多的IPO,去年在科创板推出之后我们收获了七家科创板公司,今年上半年差不多有十家公司的IPO;今年已经募集了50亿的资金。

第三,在资产上,以高科技、生物医药、大消费为主要投资方向。

王亦颉:金鼎资本是一家产业股权投资机构。我们和中国三四十家上司共同成立产业投资基金,做他们的资本战略顾问,然后去做产业投资。比如我们在餐饮行业,最近刚刚和西贝莜面村贾总他们合作,做他们独家的上市融资顾问。

“侵害群众利益的‘小事’就是纪委眼中的‘大事’,不管哪个部门、哪个领域、哪级干部推诿敷衍、故意拖延、变相梗阻,都要严查严处,绝不姑息迁就。”道孚县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本可以一次解决的事情,非要让“多跑一次”,多句解释、多点体谅就可以办成的事情,非要如此“刁难”,以至于多数乡镇会计颇有怨言,工作效率大打折扣,这都说明工作作风不严不实的问题不可小视。

第一,硬核科技,包括硬核科技的柔性应用,特别是智能技术在消费领域的应用。

第三类是能量型基金,就是CVC,既包括依托产业集团的投资平台,也包括投资机构的实业化,以集团化整合,以产业链导向,以产业集群扩张,以资本化赋能。相信这两类力量,势将占据产业股权投资的半壁江山。

首先是能人型基金,主要是VC与天使投资机构。

第二类是能力型基金,实际上典型的并购基金也是主要力量。并购基金更多的是选择有改善机会和成长空间的消费企业,通过有控制力的深入管理,提升经营水平及企业价值,最后能够给予LP很好回报。

第三,跨界跨域的产业链及产业集群投资布局。这个投资战略在消费领域很典型,包括我们采取智能+、文化+、海外+等举措,就使得所投资的消费企业及产品,在内涵和外延上都能够得到提升和扩大,这方面还有很大的拓展空间。

今年以来,道孚县纪委监委以“开门接访、带案下访、入户寻访”等手段拓宽信访举报渠道,对49个部门工作人员的工作纪律、服务态度、办事效率等情况不定期开展明察暗访50余次,查办工作作风问题3件3人,并予以通报曝光。

另外消费服务,我们切成了B2B和B2B2C,在这个领域我们投了分众传媒和蓝色光标,中国有那么多消费端的企业,有那么多的2B公司,需要专业化给他们做产业链的支持和服务。纯粹的消费服务的企业我们也布局了像叮咚买菜,中商惠民,他们最终落地都是万亿级的2C市场,最考验他们能力的就是供应链和大数据的能力,这类产业上我们也是重点布局的。

我们围绕大农业、大消费、大健康、高端制造、信息技术这几个赛道去做投资布局,在不同的领域,我们的策略会有些不一样。比如在大农业上,我们的策略有些直接做并购基金,就是直接做控股型的,在其他领域我们主要还是以参股型的PE投资为主。